归岁

一次别开生面的P式互怼——出处及原文整理

_(:з」∠)_

Crazy:

这个题目是突然想起,小学时写作文总被要求写“一次别开生面的XXXX”,所以就复古了一下,2333~


前两天发现我和基友 @冬咚锵 的P式互怼(又称甜言甜语)被粉丝截图发上微博,看到的时候已经有了九百多转。


没想到我们这么幼稚沙雕的互怼居然能有那么多人喜欢,有点受宠若惊。




我俩除了互吹,经常一言不合就互怼。这次起因是她用P大的台词回了我一句,我也回了她一句,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怼了起来,完全是比拼彼此的阅读量、记忆力和脑洞。我和她都是不喜欢认输的性子,这次前所未有地怼足了超过48小时,盖了100多层楼。




想流畅直观地围观战场实况的,欢迎点击这里前往:关于我的文字——写在斗文之后


(战场在这个帖子的回复里)




看到有几个人表示不知道每句的出处。之前有善良的小可爱整理过一份并标明出处,不过那份不齐。


我干脆也整理一份吧,标上序号,并附上每句话的出处和原文,原文用【】表示引用。有些一句话分在两段原文里的,我也摘到一起了。




下方为文本整理。


你,更喜欢哪一条的脑洞?






1、冬咚锵:仿佛甜就只有一瞬间,苦却苦了一辈子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仿佛甜只有一瞬,苦却苦了很多年。】




2、Crazy:在那日键盘的尽头,有一个新坑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而那乌尔骨的尽头,有一个顾昀。】




3、冬咚锵:未知脆皮鸭,不信神佛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】




4、Crazy:我不是凝视坑的人,我就是坑。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,我就是深渊。】




5、冬咚锵:我在坑的深处,捡到了一颗星星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我到了淤泥深处,捡到了一颗星星。】




6、Crazy:我是这么的爱你,就像小甜饼一样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我是这么的爱您,就像蜜糖一样。】




7、冬咚锵:你的鼻血,滴到我的小甜饼上了


——《残次品广播剧》,【你的鼻血,滴到我的营养液里了】




8、Crazy: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文字……你要是不看,那就算了吧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真心……你要是不接着,那就算了吧。】




9、冬咚锵:我看!你这一辈子,小甜饼、大关刀,我都不会不看,哪怕你有一天烦了、厌了、想不日键盘了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,就算催,也要把你催死在键盘里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我接住了,你这一辈子,生生死死、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,哪怕你有一天烦了、厌了、想走了,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,就算勒,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。】




10、Crazy:以键盘为誓,以鼠标为证,借尔若干CP,刀糖车评,皆可写——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以血为誓,以冷铁为证,借尔三千阴兵,天地人神,皆可杀——】




11、冬咚锵:我连键盘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点,血还是红的,用它护着你码字,我愿意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,血还是红的,用它护着你,我愿意。】




12、Crazy:经年冥思苦想,一时卡文不畅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经年痴心妄想,一时走火入魔。】




13、冬咚锵:未经允许,特别文思潮涌,不好意思了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未经允许,擅自特别喜欢你,不好意思了。】




14、Crazy:未哭已笑之刀,未甜已苦之糖,未开已屏之车,未写已卡之文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未老已衰之石,未冷已冻之水,未生已死之身,未灼已化之魂】




15、冬咚锵:所有的卡文与屏蔽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的此世光阴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】




16、Crazy: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字斟句酌,而只是半途一条突然跳出来的信息,在眼前温柔地提示:“你的文章已被屏蔽”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”】




17、冬咚锵: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噼里啪啦、字斟句酌。倘若豪车将倾,卡文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、江湖浪迹。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】




18、Crazy:没有了……梗都写完了,这是最后一个,你可以不可以把它存在收藏夹里?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没有了……怪物都清理干净了,我是最后一个,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?】




19、冬咚锵:我心里有一簇迎着基友而生的花,  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,  滚烫的馨香淹没过脆皮鸭的胸膛,  日她的精神,从此万寿无疆。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,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,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,草扎的精神,从此万寿无疆。】




20、Crazy:每一篇文的上下求索,都是从亲手将标题打进去的那一刻开始的。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,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。】




21、冬咚锵:想必若能敲入最后一个字,那便是飞升了吧。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想必若能死而无憾,就算是飞升了吧。】




22、Crazy:愿你在电脑关机前,得以窥见灵光


——《有匪》,【愿你在冷铁卷刃前,得以窥见天光。】




23、冬咚锵:直道关机了无益,未妨灵感是清狂。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】




24、Crazy:脑洞是一种不长久的灵感,就像一把沙子,很快会被风吹得烟消云散,要么沉淀成鲜活的、心血一样的文章。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愤怒是一种不长久的情绪,就像一把沙子,要么很快就会被风吹得烟消云散,要么沉淀成深深的、石头一样的怨恨。】




25、冬咚锵:周遭满是脑洞,我只顾着心疼。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,【周遭满是欢喜,我只顾着心疼。】




26、Crazy:比热度更珍贵的是源源不绝的灵感,而比灵感更珍贵的,是我们写作的自由。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比金钱更珍贵是知识,比知识更珍贵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,而比好奇心更珍贵的,是我们头上的星空。】




27、冬咚锵:满地荆棘,而灵感就像一匹踏燕的马,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脑洞。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满地荆棘,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,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。】




28、Crazy:若我早写十年,文笔便不是这个文笔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若我早生十年,天下绝不是这个天下。】




29、冬咚锵:附一掌送抵屏前,  替我丈量伊人文笔可曾宽否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附一掌送抵江北,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】




30、Crazy:天理伦常在上,除此之外,要背入不给脐橙,就算道具野外我也打开电脑给你写,好不好?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天理伦常在上,除此以外,要星星不给月亮,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,好不好?】




31、冬咚锵:幸好,我还没特别喜欢道具野外


——《天涯客》,【幸好,我还没到特别喜欢你】




32、Crazy:你发表有文,我点来看看。


——《天涯客》,【你身上……有光,我抓来看看。】




33、冬咚锵:拿走,连梗再脑洞,买一送一,不用找零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拿走,连身再心,买一送一,不用找零。】




34、Crazy:我基友不算难伺候,日常只有两样东西不写——这也不写,那也不写。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他不算难养活,日常只有两样东西不吃——这也不吃、那也不吃。】




35、冬咚锵:这世上,伤基友最深也不过“无能为力”四个字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这世上,伤人最深也不过“无能为力”四个字】




36、Crazy:你既然想开车,为什么要忍着?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你既然想亲吻我,为什么要忍着?】




37、冬咚锵:临到车前,谁想开谁先开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】




38、Crazy:你不是同人大手的神仙么,怎么偷跑下来了?既是落在我手里了,不填完坑,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。


——《杀破狼·lofter中秋番外20171004》,【你不是月宫的神仙么,怎么偷跑下来了?既是落在我手里了,红尘万里,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。】




39、冬咚锵:坑算什么,哄你高兴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哄你高兴就是最重要的事。】




40、Crazy:这是你说的,太太一言九鼎,坑无不填!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!】




41、冬咚锵:千坑万洞,不必言明,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基绊。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千头万绪,不必言明,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。】




42、Crazy:想象不出,一个人对一个十万字巨坑的脑洞能深到什么程度,浮光掠影地看上一眼,便觉得毛骨悚然。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他想象不出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能深到什么地步,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,就觉得毛骨悚然。】




43、冬咚锵:人心存污,常忧思而多苦,固怒而生怨,尽可为不可为之事,唯不作死三字,乃天下大善,可济世镇魂者,无他耳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人心存污,常忧思而多苦,固怒而生怨,尽可为不可为之事,唯不作恶三字,乃天下大善,可济世镇魂者,无他耳。】




44、Crazy:如果“脑洞”是混沌,那“写文”就是不断地挣扎吧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如果‘死’是混沌,那‘生’就是不断地挣扎吧。】




45、冬咚锵:只要你说一个字,洞山文海我也能走下去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只要你说一个字,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。】




46、Crazy:我真没力气再把一个……别的什么CP放在心上了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……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】




47、冬咚锵:扯淡,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和CP黏在一起,感情很快就淡了。


——《过门》,【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黏在一起,感情很快就淡了。】




48、Crazy:刀文好写,因为作品的发刀,发现其实充其量了就那么几件事好写——爱别离、求不得、怨憎会……以及角色这一生的悲剧,多数人的悲剧,其实都能用一句话贯穿始终了。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遗书好写,因为人到最后,发现其实充其量就那么几件事好写——从哪来的,在哪停下的;剩下什么,还有什么愿望……以及这一生的轨迹,多数人的轨迹,其实都能用一句话就能贯穿始终了。】




49、冬咚锵:坠地作古,来也是苦,去也是苦;破釜金钟,穷也匆匆,富也匆匆;东面刮狂风,西面落骤雨,哗啦啦改天换地逞英雄气,也就是场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戏;不如当个小甜饼,舔一口江河湖海,品一个千秋百代。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坠地作古,来也是苦,去也是苦;破釜金钟,穷也匆匆,富也匆匆;东面刮狂风,西面落骤雨,哗啦啦改天换地逞英雄气,也就是场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戏;不如当个活王八,吞一口江河湖海,吐一个千秋百代……】




50、Crazy:老福特之推荐初见太太文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】




51、冬咚锵:太太身上有热度,我抓来看看


——《天涯客》,【你身上……有光,我抓来看看。】




52、Crazy:小黄文,黄又黄,各种play浪起来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小白兔,白又白,麻辣兔头浪起来。】




53、冬咚锵:你可以教孩子防备咸湿佬,提高警惕,但是不能让她怕小黄文,不然要我们干什么用的?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你可以教孩子防备陌生人,提高警惕,但是不能让她怕穿碎花裙子,不然要我们干什么用的?】




54、Crazy:小黄文敬健康和自由。


——《过门》,【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。】




55、冬咚锵:码脆皮鸭的人,即使趋利,也趋得有底线,而CP和小黄文是不能用钱践踏的。 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头顶星空的人,即使趋利,也趋得有底线,而梦想和尊严是不能用钱践踏的。】




56、Crazy:十几本书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车尾气,尝得读者神魂颠倒。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滋味,尝得他神魂颠倒。】




57、冬咚锵: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甜甜,就三魂去了七魄,从此再也忘不了了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,就三魂去了七魄,从此再也忘不了了。】




58、Crazy:我不缺钙,不缺维生素,就缺甜甜。


——《大哥·别册》,【我不缺钙,不缺维生素,就缺你。】




59、冬咚锵:如果基友不喜欢我、冷淡我,我可以选择继续纠缠,也可以选择潇洒离开,进退皆有道理。  如果基友骗我、害我、对不起我,我可以选择原谅,也可以选择江湖不见,进退亦是皆有道理。  可基友就像一只蜘蛛,狠狠地把我粘在了一个说不得、骂不得、恨不得、也接受不得的地方。  原来有一种基情,是插在心上的刀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【如果沈巍不喜欢他、冷淡他,他可以选择继续纠缠,也可以选择潇洒离开,进退皆有道理。如果沈巍骗他、害他、对不起他,他可以选择原谅,也可以选择江湖不见,进退亦是皆有道理。可沈巍就像一只蜘蛛,狠狠地把他粘在了一个说不得、骂不得、恨不得、也接受不得的地方。】




60、Crazy:有今生,做基友,没来世,再想你。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有今生,做兄弟,没来世,再想你。】




61、冬咚锵:基友过来,我来帮你把眼泪舔干净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心肝过来,给你把眼泪舔干净。】




62、Crazy:文章屏蔽而面不改色,要么是作者心如冷铁,要么……是作者已经习惯外链和申诉。


——《一树人生》,【壮士断腕而面不改色,要么是他心冷如铁,要么……是他已经习惯了疼痛和失去。】




63、冬咚锵:有种去单挑系统,岂敢托荫于申诉,苟全于链后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入道临渊,岂敢托荫于先辈,苟全于人后?】




64、Crazy:一篇旧文的落幕,总是另一个新坑的起点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一个时代的落幕,总是另一个时代的起点。】




65、冬咚锵:每一段伟大的路上最初都布满荆棘,每一个先贤都曾被视为移山的愚公,古谚有云“只有通往地狱的路,才铺满善意的鲜花”,旧文难道不是抵达新坑的必由之路吗?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每一段伟大的路上最初都布满荆棘,每一个先贤都曾被视为移山的愚公,古谚有云‘只有通往地狱的路,才铺满善意的鲜花’,困境难道不是抵达梦想的必由之路吗?】




66、Crazy:疼就对了……下次再敢拖文这么久,我一定打死你……


——《六爻》,【疼就对了,下次再敢离家这么久,我一定打死你……】




67、冬咚锵:你若拖,我陪你一起躺尸吃粮,你要写,我给你打电话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你若输,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,你要死,我给你殉葬】




68、Crazy:不得不说,其实有的时候,沙雕真的是一种天份。


——《坏道》,【不得不说,其实有的时候,演技真的是一种天分。】




69、冬咚锵:手里拿着沙雕的天赋,要是没打算分别人一半,就别老特意上人家面前‘吧唧嘴’,这是起码的教养。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手里拿着鸡腿,要是没打算分别人一半,就别老特意上人家面前‘吧唧嘴’,这是起码的教养,大人没教过你吗?】




70、Crazy:半路还有时间关心别人吧唧嘴,我耽误你出道了吧?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半路还有时间烫个头,我耽误你出道了吧?】




71、冬咚锵:回去告诉你的吧唧嘴,让他们就地自杀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你负责通知白银三,让他们就地自杀】




72、Crazy:你知道上一个挑我吧唧嘴的人是什么下场么?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你知道上一个挑我错的人是什么下场吗?】




73、冬咚锵:一个人如果捂着吧唧嘴不让谁看见,别人是不能强行上去掰开他的手的,那不是关照,是又捅了他一刀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一个人如果捂着伤口不让谁看见,别人是不能强行上去掰开他的手的,那不是关照,是又捅了他一刀。】




74、Crazy:基友你不是才替我告了病,要疼我么?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义父不是才替我告了病,要疼我吗?】




75、冬咚锵:疼你个灯笼!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了断个灯笼!】




76、Crazy:你觉得脑洞不是万能的,那是因为你的脑洞还没有多到可以万能的地步。


——《默读·商志》,【你觉得金钱不是万能的,那是因为你的钱还没有多到可以万能的地步。】


(这句话在网络版的样子是:不万能,那只是因为你钱不够多。商志里这句话被改写得更完美了。)




77、冬咚锵:脑洞里翻船啦!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阴沟里翻船】




78、Crazy:行行好吧女士,能从你繁忙的日程里舍出一夜码个刀给我么?医疗舱诊断书上说,我严重缺乏维生素大关刀,再不及时补充,会有生命危险的。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行行好吧先生,能从你繁忙的日程里舍出一夜给我吗?医疗舱诊断书上说,我严重缺乏维生素林静恒,再不及时补充,会有生命危险的。】




79、冬咚锵:说好了,你要是疯了,我就把你关起来,我就给你一瓶鹤顶红,让你自行了断…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说好了,我要是疯了,你就把我关起来,或是你将来要先我而去,就给我一瓶鹤顶红,送走了你我自行了断……】




80、Crazy:看到没有,没把我哄到手之前,叫我名字声音低八度,写文投喂我,我说什么她都说好,现在呢,吃饱喝足了,不新鲜了,嘴脸就变成这样,你们太太就是这种女人啊!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看见没有,没把我哄到手之前,叫我名字声音低八度,让我在机甲里开加湿器,我说什么他都说好,现在呢,吃饱喝足了,不新鲜了,嘴脸就变成这样,你们老大就是这种男人啊!】




81、冬咚锵:别起腻,毛都竖成只刺猬了,点了火你又不管灭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别起腻,点了火你又不管灭。都成刺猬了,还勾引我。】




82、Crazy:别怕,没那么多时间,我用手。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原文未改。




83、冬咚锵:你到底是卖身还是发传单,怎么我不要还强塞?


——《残次品》,【你到底是卖身还是发传单,怎么别人不要还强塞?】




84、Crazy:光天化日的,胡说什么。


——《镇魂》,原文未改。




85、冬咚锵:装什么呢,不像某人,管天管地的,脸皮比狼皮还厚


——《杀破狼·loftter番外20180426》,【不像这个,管天管地的,脸皮比狼皮还厚。】




86、Crazy:晚上回家再让我一次,我就把小黄文给你看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晚上回家再让我一次,我就把图纸给你看。】




87、冬咚锵:劫色就算了,小妮子,你还是掏钱吧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你看我这张嘴瓢的,刚才说错了,重新来一次——小伙,你还是掏钱吧。】




88、Crazy:没现钱,现钱都被我基友拿去氪金了,卖身抵不行么?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没现钱,现钱都被我男人拿去花天酒地了,卖身抵不行吗?】




89、冬咚锵:那可不行,你还差两月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只能选你,费渡好像还差俩月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……】




90、Crazy:太太,伺候得不好,我可以用心学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义父,伺候得不好,我可以用心学。】




91、冬咚锵:太太,其实你不用这么操劳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……儿子,你其实不用那么操劳。】




92、Crazy:那就不要剧烈的,你不喜欢温柔一点的么?以后会喜欢的,相信我的技术。


——《默读》,原文未改。




93、冬咚锵:你就是打算睡我,从来也没想过在我这久留,对吧?


——《默读》,原文未改。




94、Crazy:这是嫌我没给你买一个正式的钻戒吗?要不我现在就去订俩鸡蛋?


——《默读》,【费渡故作讶异:“这是嫌我没给你买一个正式的钻戒吗?要不我现在就去订个鸽子蛋?”骆闻舟说:“鸽子蛋吃不饱,我要鸡蛋,俩。”】




95、冬咚锵: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,是对比,鸡蛋和鸽子蛋的对比懂吗?


——《大哥》,【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,是对比,对比懂吗?】




96、Crazy:心有一鸽子蛋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鸽子蛋中,心有俩鸡蛋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蛋。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】




(下面我俩开始进入角色扮演的戏精模式了。凡未表明引用原文的都是原文未改,直接照搬的。)




97、冬咚锵:滚蛋!(林静恒.jpg)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98、Crazy:那不行,我得说完再滚。(陆必行.jpg)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99、冬咚锵:小毛孩子,讲究忒多(扛起)(顾昀.jpg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100、Crazy:太太,看不清了就把眼睛闭上,好不好?(长庚.jpg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义父,看不清了就把眼睛闭上,好不好?】




101、冬咚锵:我这一辈子看人,还从未走眼过,所以啊,太太,你干脆把妆洗了,让我也亲亲抱抱过过瘾。世间美人稀有,可也不算特别难得,我胸怀阅尽天下美人的大志,向来绝不纠缠,说不定见了你的素颜,天雷勾地火,跟你睡上一宿,也就不惦记了。你这样……我却想跟你过一辈子了。(温客行.jpg)


——《天涯客》,【我这一辈子看人骨,还从未走眼过,所以啊,阿絮,你干脆把易容洗了,让我也亲亲抱抱过过瘾。世间美人稀有,可也不算特别难得,我胸怀阅尽天下美人的大志,向来绝不纠缠,说不定见了你本来面貌,天雷勾地火,跟你睡上一宿,也就不惦记了。你这样……我却想跟你过一辈子了。】




102、Crazy:你是真心的?(周子舒.jpg)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103、冬咚锵: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,你要?拿去。(昆仑.jpg)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104、Crazy:喜欢你。好看,想抱你。(小鬼王.jpg)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105、冬咚锵:我对你并没有什么龌蹉念头,至于其他……为师岂敢。(师祖.jpg)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106、Crazy:师父,看我给你种了一山的花!(韩木椿.jpg)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107、冬咚锵:可师父没说让你放纵!放纵七情六欲,你就不怕飞升的时候,被天劫劈糊了么?(严娘娘.jpg)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108、Crazy:我不怕天劫,只怕你。(程潜.jpg)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109、冬咚锵:你方才说过你爱我——(南山.jpg)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




110、Crazy:那你打算养我么?(褚桓.jpg)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




111、冬咚锵:好,当然是修你一世喜乐安稳。(魏之远.jpg)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112、Crazy:一辈子眨眼就过去了,好好活着尚且困难那么多,你干嘛要特立独行给自己找不自在?(魏谦.jpg)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113、冬咚锵:你招了我,这也是个‘仪式’,我给过你后悔的机会,现在退货反正晚了。(骆闻舟.jpg)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114、Crazy:唔,警察叔叔,你敢把我怎么样?(费渡.jpg)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115、冬咚锵:没怎么样,以身相许本王都许过了,难不成……难不成……你还想听山盟海誓么?(景北渊.jpg)


——《七爷》




116、Crazy:反正你什么都不在乎,不在乎你自个儿,自然也不在乎我。(乌溪.jpg)


——《七爷》




117、冬咚锵:你脑子有坑吗?!老子就他妈是个猪八戒,也没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,你摇头我说什么了吗?我说什么了?(赵云澜.jpg)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118、Crazy:你怎能……怎能这样逼迫我?(沈巍.jpg)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119、冬咚锵:我爱你!我一辈子都爱你!(窦寻.jpg)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120、Crazy:再来一次行么?我给你带了一箱的冰红茶。(徐西临.jpg)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121、冬咚锵:你说……这代价,我要付到什么时候呢?(谢一.jpg)


——《一树人生》




122、Crazy:从现在开始,你是我的人了。(王树民.jpg)


——《一树人生》




123、冬咚锵:任何事,任何事都可以。(阿尔多.jpg)


——《最后的守卫》




124、Crazy:你怎么能做这种事?(卡洛斯.jpg)


——《最后的守卫》




125、冬咚锵:不过,就你这小身板,还想……嗯?(沈夜熙.jpg)


——《坏道》




126、Crazy:我帮你。(姜湖.jpg)


——《坏道》




127、冬咚锵:你慢点……别……慢点……嗯……混蛋,混蛋你给我慢点……(安捷.jpg)


——《逆旅来归》




128、Crazy:嫁给我吧?要么你娶我吧?没有你我活不下去,一天都活不下去,你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地将就给我吧?(莫匆.jpg)


——《逆旅来归》




129、冬咚锵:不救,杀了我你也是我的了。(白离.jpg)


——《锦瑟》




130、Crazy:媳妇,这回……咱们……扯平啦。(施无端.jpg)


——《锦瑟》




131、冬咚锵:我想求你嫁一个短命的丈夫,这样二十年以后,我还能再去找你。(谢允.jpg)


——《有匪》




132、Crazy:闭嘴,谁买你这赔钱货?(周翡.jpg)


——《有匪》




133、冬咚锵:怎么,不痛快了?觉得委屈你这大英雄了?我这么多年白对你那么好了,叫你为我委屈一下又能怎样?(华沂.jpg)


——《兽丛之刀》




134、Crazy:我没有逞英雄,都是分内的事。(长安.jpg)


——《兽丛之刀》




135、冬咚锵:你们这些色令智昏的东西,一辈子就没个正经的时候,光天化日之下又在那散什么德行呢?(沈易.jpg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,【顾子熹这色令智昏的东西,一辈子就没个正经的时候,光天化日之下又在那散什么德行呢?】




136、Crazy:生于陈氏,入道临渊,岂敢托荫于先辈,苟全于人后?(陈轻絮.jpg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137、冬咚锵:光天化日之下,威胁合法公民的人身安全!我要报警了!你都不管管他吗?(图兰.jpg)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138、Crazy:感谢贵方提供的可变形材料,已经好多了,虽然还不够稳定,目前的机甲机身也是凑合用,但好在我家先生的精神力足够稳定。(湛卢.jpg)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139、冬咚锵:调戏我不要钱是吧。(陶然.jpg)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(从这里开始,这个互怼已经超过了48小时,两个人已经说到无话可说,然后就……兽性大发,画风变得格外沙雕。)




140、Crazy:喵——(骆一锅.jpg)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141、冬咚锵:嘶~(小绿.jpg)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




142、Crazy:喵呜?(大咪.jpg)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




143、冬咚锵:呸,蠢畜生!讹得你裤裆别不上针脚!(八哥.jpg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144、Crazy:恭、恭喜发财。(灰鹦鹉.jpg)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145、冬咚锵:愚蠢的人类(大庆.jpg)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146、Crazy:过来,给我梳头。(严孔雀.jpg)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147、冬咚锵:我这还有点事,先走一步了,忙完这个案子一定要请沈老师吃顿饭。(赵花孔雀.jpg)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148、Crazy:跟了我,以后饿不着你。(褚秃尾巴孔雀.jpg)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




149、冬咚锵:给了我的东西,不要再收回去。(长·小狼崽·庚.jpg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150、Crazy:董事长,我厉害吧?那我的奖励呢?(魏·狼崽子·之远)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151、冬咚锵:这小王八蛋!(顾·大尾巴狼·昀)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152、Crazy:小娘子,为了制住你,为夫可是出了一头汗啊。(周·老狐狸·子舒)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153、冬咚锵:咦?我瞧瞧,真出汗了?可别着凉。(温·哈士奇·客·行.jpg)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154、Crazy:太太你输了,温客行在原著可没有被描述为哈士奇


155、冬咚锵:你之前没有制定规则,都是我想怎么来都可以


156、Crazy:不原著就不好玩了,休战~


157、冬咚锵:休就休



关于我的文字——写在斗文之后

太TM秀了

Crazy:

    (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。感兴趣我和基友互怼的可以直接看评论,有时间听我聊两句以及看我们斗文清单的,就慢慢看正文)


    看见基友也发了我们的斗文清单,随便聊几句。




    回顾这八篇斗文的日子,算得上是有苦有乐,不过乐远比苦多。


    苦方面,主要在于每次都要挑战自己没写过、不擅长的领域,而且每次都自己跟自己较劲,在一些别人可能看不出来的地方费尽心血。


    这个过程经常逼得自己想日键盘,但每突破一次都有一种破茧的释然感。




    其实,我应该算是一个在文字方面不太有天赋的人,撑死了算是一个高中生水平,且水平的巅峰是高考时——早就淹没在岁月里,现在已是滑落到半山腰的半文盲状态。


    理科生思维,善于构建框架、罗列数据、对比分析、寻找内在逻辑,不擅长婉转优美华丽的文字描述,更别说诗词歌赋了。


    当年每次写作文碰见“文体不限”的时候,我都果断选择议论文。回想起来整个高中三年几乎都没写过记叙文——实在是不擅长写这种描述性的文字,提笔就会进入懵逼的放空状态。


    反而是写评论型的东西,轻易就可以洋洋洒洒地喷个万字。跟个大花洒似的。


    后来随着进入大学、工作,凡是写东西也大多数都是写分析型的,这几年更多是英文商务邮件,除了微信聊几句,快连中文都没怎么写过了。万万没想到,现在居然逼着自己捡起当年最不擅长的记叙文来写。


    果然,每一个过不去的坎都会在未来的岁月里反复出现。老祖宗诚不欺我也。




    所以能理解,每次我看见我基友的文字时都羡慕得要死,这特么文科生的天赋技能点,就是和我不一样啊。


    战不过,实在是战不过。总不能拉着她一起来“一个小滑块的受力分析”。




    如果说文字功力有几个等级,从浅到深分别是:文笔通顺-风趣幽默-富于美感-引人深思,那我现在还挣扎在入门级第一阶段的门槛上,争取把话说清楚说通顺了,能表达得让人看起来不厌烦。


    接下来我也会死怼自己的短板,挑战一些不擅长的东西。


    还在努力提升中,请多给我鼓励。




P.S. 关于我们的斗文清单如下,免得有人没看到这里也放一遍:




我们斗文的规则很简单,互相完成对方指定的点梗或命题,谁写不出来谁算输(当然最后都写出来了)。




 第一轮  大家在自己擅长的题材上发挥


1,她写,《天涯客》的温周CP,开车,指名要有打斗剧情,力量碰撞,老温不能哭。


点击查看[天涯客]《捆仙索》


2,我写,《六爻》的童如x韩木椿CP,原著刀向。


点击查看[六爻]《归兮》




第二轮   大家挑战和自己相反的风格,CP不限


3,她写,刀向,《镇魂》的巍澜CP。


镇魂  未竟之轮


4,我写,糖向,《一人之下》的也青CP,开车。


[一人之下]《听风吟》(也青)




第三轮 命题作文组,CP不限


5,她写,命题作文,主题是“求不得”,《七爷》的巫景 CP


七爷 · 情蛊 · 求不得(乌溪|景北渊)


6,我写,命题作文,主题是“怨憎会”,《天宫赐福》的双玄CP。


[天官赐福]《流光》(双玄)




第四轮 老司机极限飙车技,互相完成对方指定场景,CP不限


7, 她写,飙车文,关键词是“强制、单向、力量压制、一方从头到尾都不情愿”,CP为《杀破狼》的长顾。


杀破狼  狼图腾 · 长顾 (人·兽)


8,我写,飙车文,关键词是“人多的地方一墙之隔,带遥控器的震动”,CP为《残次品》的陆林。


[残次品]《纪念日》(陆林)






这帖的评论里是我和基友的基情互怼,两个沙雕甜粉在互相比拼阅读量和脑洞,前后怼了48小时超过100楼,感兴趣想围观战场的建议点开评论,按照时间顺序从前面往后看。


 如果想知道我们每句话的出处的,可以来这里看出处整理:


一次别开生面的P式互怼——出处及原文整理

【愿炎阳烈日,重照苍穹】陈情令相关解气短篇/ooc

Binny北柠°:

陈情令相关/cp向淡漠,占tag致歉


※就算墨香没有写出来,你就真的以为,魔道的人都是随便欺负的么。
写这篇单纯为了自己解气,看官们要喷要骂请随意。
借梗跟我说一声,谢谢您看我写文。/鞠躬


……


魏无羡紧咬牙关,发带微飘,双手握拳,站在蓝忘机身侧,脸上的表情难得从笑容换成了愠色。


蓝忘机已经执起避尘,抹额下方的淡色眼眸跳动起杀意。


玄袍墨袖一扬,随便出鞘,对准眼前穿着炎阳烈焰服的女人尖啸而去。久未见血的灵剑随着主人的熊熊怒火燃起了周围的空气,带起周围空气的涡成一个个气旋,剑锋一横,闪出刺眼的光。


但有人比他快。


漫天紫光轰响滚滚雷声,应和着格外急促的洞箫韵律,长鞭疾行而去,朔月紧随其后,三毒圣手锁死的眉头压抑着盛怒的心绪,紫色衣摆只在忘羡二人眼前晃了一晃就出现在了那女人身后。


魏无羡回神之时,手上已然多了一支笛。


前方江澄毫不留情地狠狠抽下紫电,向着魏无羡低喝到:“吹给她听!让她搞清楚什么是陈情,什么才叫陈情令!”


魏无羡依言收回随便,唇齿依偎在陈情笛身,悠悠笛音随着浑厚的古琴弦乐交织成了能撕扯开山河的力量,鬼将军温宁拖着锁链咆哮威震百里,终于到那女人身边,看到熟悉的家纹印在眼底,愣了神却只是不轻不重地推了她一把,使她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。


身穿赤色家袍的人纵然被逼得直不起身,发簪已是散落,却依然不为所动,傲气凌人地扫视着站在一起的四个人。她梗着脖子,眼睛一花只是瞄到了朔月比在了脑后。


蓝曦臣的温润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,看了一眼气的胸口急剧起伏的江澄,再转头冷冰冰地出口,却只有四字:“好生跪着。”


“我还以为什么世家公子都是什么彬彬有礼的君子,结果是一群只知道欺负弱女子的小人。”


她话音刚落,脖颈就被死死掐住,然后被利剑划伤后背,血染红衣显得愈发凄惨。


“喂,你给我搞清楚!”冷笑的少年啐了一口吐出一颗糖,一把把女人推得趴在了地上,“他们已经够君子了,我来让你知道什么是小人!”说完抽出降灾,起手就要往下劈。


“阿洋且慢!”晓星尘缓步而来,身边的宋子琛一言不发,抬眼之间,腰间拂雪已是蓄势待发。


不等薛洋开口,白瞳少女倒是先叫起来:“为何要且慢!宋道长仙风道骨,怎么可能喜欢温氏!谣传也不怕遭天谴!”言毕手中竹棒乱打一通,倒也是实实在在敲出几片红痕淤青。


“阿箐回来。”晓星尘横过霜华连带薛洋阿箐一并护住,“她……罪不至死。”


趁着这个众人都未施展攻击的空档,女人慌乱地提起裙角就要离开,忽然双臂一紧身体一滞,失去平衡再次跌倒在地,狼狈地滚了两圈。


地上的石子磕到了她背后被薛洋砍出的伤口,终于是凄厉地哀嚎了一声,然后哭叫到:“你们欺人太甚!”


顺着方才甩出束缚着女人的金色琴弦看去,身穿金星雪浪的仙督五指绕弦,眉心朱砂染出了些许喋血的意味。


“孟姑娘,论欺人太甚,还真无人能出您其右。”


乌纱帽下的白净面孔笑得嘲讽。


那孟氏猛一扬头,神情狰狞道:“我不就加了几场戏吗!你,你们,要把我怎么样!”


看了看没有人有动作,她接下来的话依然是咬牙切齿,“我那是用钱换的!有什么不公平的?我加戏能让观众高兴就好,不要你们多管闲事!他们高兴,剧组就有钱赚,有你们什么事!”


金光瑶敛起笑意,云淡风轻道:“看来孟姑娘有所不知呀。我们这里没什么特别的,只是阿箐被割眼断舌灵体流血,温情被挫骨扬灰不见魂魄,江厌离也是惨死,您看看这些好人下场多惨啊,观众看了这些怕只是会落泪。这不正是违背了您让观众高兴的美好初心吗?”


他说到这里,江澄魏无羡温宁对他皆带了些冷眼,晓星尘也别过了头。奈何聂明玦手握霸下环视四周,无人敢开口打断仙督言语。


“不如孟姑娘本色出演王灵娇吧? 她死的时候,观众一定是拍手称快满口称赞的,他们的欢乐比您媚眼一抛四处留情可是来的快多了。”刁钻的话语,仙督伶牙俐齿,讥讽地恰到好处。


女人烦躁地挣扎了两下,开口转移话题,“又不是魔道祖师里的女人都死完了!罗青羊,她不就活的有滋有味吗!”


金光瑶重新笑了笑,“孟姑娘接替了她的戏份,原来还记得她呀。可是要活下去就要像绵绵姑娘一样嫁个普通人哟……我记得,孟姑娘可是石榴裙之下让世家五公子跪倒一半的呀,怎么会甘于受这等耻辱?”


她清清嗓子还要玩弄口舌,从天而降一张巨网却是盖住她动弹不得。


“小叔叔何必与她浪费时间!这种人剁了便是!”金凌一个响指就要命令仙子上前冲进缚仙网撕咬,却被蓝思追抬手拦住。


金凌刚要开骂,只见一袭朱红出现在众人眼前,英姿飒爽的温家神医素手轻挥示意安静,再在空中一划,指间多了几点银针的寒光。


温情的墨发随着甩袖的动作散开,彻底遮住了跪趴着的女人眼中自得的光。
然后明显斟满怒意的女声响起。


一针见血。
“第一针刺痛你拆散忘羡道侣之心,不知廉耻。”


银光破空。
“第二针斩断你作梗云梦双杰之意,浪荡无理。”


雪芒掠过。
“第三针割裂你插手义城情仇之念,不自量力。”


白毫下破。
“第四针严惩你用财尽人缘分之举,恶毒至极。”


温情端得冷峻之色,一步一步走进被扎住穴位的孟子义,笑了笑开口。


“医者重在仁心。”
“而你如此不堪,怎敢演绎我这一生?”


那女人浑身发抖,妄图临死诡辩几句,却被眼前温情真正的炎阳烈焰慑住了心神。


那天边灼日,也不及她半分耀眼。
她活的一身矜傲,又怎么可以被如此折辱。

针对圈里的一些风气说几句

南灯:

占tag抱歉,因为只针对杀天圈,就打杀天tag了,不误伤别的圈,请勿对号入座。


对,就是针对杀天圈里常见的成人向粮(仅限zr)的评论区素质问题。有的人可能会觉得,我也没恶意啊,就开个玩笑说放开那个Ray她还是个孩子,我觉得自己挺幽默的啊,那么我作为一个经常被ky的作者统一解答一下,


我们【并不】觉得你幽默,这种言论是【ky】。


【ky】(百度百科释义):撷取自日语的“空気が読めない(发音kuuki ga yomenai 直译为‘不会读取气氛’)”的第一个字母。意思是没眼力见、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做出合适的反应。


举例子来说,当别人在夸一样东西时你去贬低它,或别人产了AB的粮你评论“BC才是王道”都是ky的一般表现。


当作者产了R18粮,你在评论区评论“显得你很有道德”的言论,也是ky的一种。


zr这个cp大家都知道,原作里Ray13岁,这也是为什么这个cp车少的原因之一(另外一种原因是cp模式,这点暂不探讨),因为一旦开车就会涉及敏感话题“恋童”(←我个人出于道德对恋童作品持拒绝态度,即便是二次作品也无法接受),我相信但凡和我持一样态度的作者如果想要开车,都会把时间线顺延几年,设定Ray为16/18岁以上(日本16岁可以结婚,请不要再说16岁是孩子了(:3_ヽ)_而那边成年年龄是20岁,国情不同),但是就算年龄设定“合法”了,也依然会有人在评论里孜孜不倦地玩梗,说什么她是未成年啊,三年起步啊,犯罪啊,恋童啊……


我只想问一句话,你们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用看似开玩笑的口气去指责产R18粮的作者,但是是为什么点进这个车,大家心里都明白,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,就像喜欢吃辣的人出了川菜馆就责怪人家为什么在广东开店。


那有本事你不吃,也有本事让人物都不要长大。


我们喜欢这个cp,喜欢看他们的车,就是因为这是感情升温的极好契机,意味着两个人都长大成人,对对方负担起责任,升华彼此懵懂的感情,甚至组建一个新的家庭。我们想看的是他们在感情里的成长——而不是只为了满足感官,更不是恋童。


忽略cp并肩走过的几年,忽略一方等另一方到成年而只记得设定里女主是13岁……我只想问问,你除了设定,还知道什么?


你真心爱这个人物和cp吗?


你懂得尊重用自己的笔为他们延续未来的每一位同人创作者吗?


玩笑之所以是玩笑,是它能让对方感到开心,而让对方感到恶心不适的,只能说你嘴欠。


多少太太被这样ky一次以后都没心情开车了,为了圈子,请管好你无趣的“幽默”吧。尊重他人,也是尊重自己。




(开了转载,转载随意!)

这些是什么神仙!!!ヾ(༎ຶД༎ຶ)ノ"

鹤相欢:

瑶池聚会现场,我是混进去的蟠桃🤝……我会努力不拉后腿的!!!!(顶锅盖

鱼泡颂云:

❀杀破狼重阳节二十四小时产粮活动预告❀

由三十三位仙君(除我)组成的封神榜!

@塌叔 ° 制作的海报名单!

@椿之庭 题字!

十月十七日敬请期待!(。・∀・)ノ゙ヾ(・ω・。)

啄米:

现代旅行装,西北旅游照

——鸣沙山篇①  全员合影

传送门↓

——马蹄寺篇① 

——冰沟丹霞篇① 

——七彩丹霞篇① 

——鸣沙山篇①  

——敦煌古城篇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阳关篇①

——雅丹篇①

已更完~


摘纪录:

摘纪录:



如果天空是黑暗的,那就摸黑生存;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,那就保持沉默;如果自觉无力发光,那就蜷伏于墙角。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;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;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。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,不可扭曲如蛆虫。
 ——季业


【沙雕知乎体】顾子熹滚出娱乐圈

哈哈哈哈哈

鹤雏已辞职!:

知乎体,有声优梗,出场有长顾、巍澜、舟渡、陆林等,也有别家作品


梗来源于微博话题:顾子熹滚出娱乐圈


另外,感谢  @奶香鸡胸肉 @齐姜SnowZ  @陆相期  @梳北北大喊着缨子更新   @奶总专属Lofter小秘书8号   @人格已分裂 出镜


 


鹤雏: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大家,#顾子熹滚出娱乐圈#这个话题是咋回事儿啊?为啥大家要让他滚出娱乐圈?


顾子熹的歌我只听过《月若流金》,感觉还挺不错的啊。他主演的《杀破狼》的也看了两集,演技也还行。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犯了众怒呢?求解


 


顾帅的琉璃镜:谢邀。


私心感觉题主对于顾昀哥哥的评价很中肯了。


顾昀,顾子熹,演员、歌手。于8012年出道选修节目《偶像101》,与林静恒、费渡、赵云澜等人组成男子偶像团体“火箭boys”。9012年单飞,主演电视剧《杀破狼》,后来又演唱主题曲《月若流金》。


个人认为我们顾帅除了笛子吹得不太好之外没有什么黑点,谢谢。


 


赞同20K    已感谢    已收藏    评论893


 


一口甜甜小獠牙:所以你也没回答题主的问题吧,只是单纯介绍了一下顾昀平生而已。


顾帅的琉璃镜回复一口甜甜小獠牙:“平生”这个词用的不太合适吧,而且我已经说了,个人认为gygg除了笛子吹得不太好之外真的没有什么黑点。


昆仑sama:本人就路人粉,说句公道话。你家子熹的颜确实没的说,的确是好看。但是您这笛子和埙吹得……是在不敢恭维。估计也就李总受得了了。


长庚吾爱回复昆仑sama:只有我萌李顾CP吗?


昆仑sama回复长庚吾爱:可能……确实只有你……


高腰裤居老师:没什么黑点?呵呵,题主您且往下看回答吧。


 


 


象牙山林静姝


顾昀的黑点有以下三条:


一、没什么实力,就是长得好看。


细看《杀破狼》里你顾的演技,眼睛瞪得跟AB一样,我都怀疑他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。而且对外号称你gygg学吹笛子吹了十年,但是某一期音乐节目上却被导师兼好友沈易评价为“催人尿下”。


二、说话太狂妄


凭着和大梁演艺公司总裁李旻的不可描述的关系,把谁都不放在眼里,曾多次当众嘲讽沈易为“老妈子”。并且不尊重宗教界人士,把了然大师叫做“秃驴”,引起人民群众不满。


三、假唱


你们gygg凭借一首《月若流金》,9012年在各大卫视的元旦联欢会赚足了钱,但是你们知道那是一名阿姓男子代为枪手假唱的吗?


而且阿姓男子已经在微博承认,算是实锤了。


如图:


 


另外,都说你们gygg的台词好,但是我要告诉你们,顾子熹其实根本就没有被台词,有知情人士爆料顾昀在片场只是对着李旻念“1234567”,也是这位阿姓男子给配的音。


黑点我就知道这么多,大家可以补充。我真就不明白了,顾昀黑料这么多早期怎么就没被挖出来呢?只能说经济公司公关做得太好了吧。


已赞22K     已感谢      已收藏      评论1993


 


齐姜:记得上面那个热评说了@顾帅的琉璃镜,你们gygg是演员和歌手。如果一个歌手连自己唱歌都做不到那他还叫什么歌手?如果他连认真演戏都做不到那还叫什么演员?真是奇怪了,现在的小姑娘们追星都不长脑子只看脸吗?


陆相期回复齐姜#顾昀放心飞,云朵永相随#你们这群人知道什么?你们知道gygg他有多努力吗?现在的世道都变了,一点也不关心残疾人。我们gygg耳聋眼瞎还站在舞台上实现他的音乐梦想他容易吗?即使耳不能听眼不能看还依然练习吹笛子,多么上进努力的人你们竟然也好意思骂他!还是好好看看你们自己吧!有种diss贝多芬啊!


齐姜回复陆相期:……长与同道争高下,不与傻子论短长……


人格已分裂:反正顾昀的实力不行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
割风刃回复人格已分裂:你长没长眼睛长没长耳朵就说人家实力不行!杀破狼演得不好?连原著作者都每星期四等着杀破狼更新好不好!月若流金不好听?你连一个又瞎又聋的残疾人都比不过,哪来的大脸diss别人。而且假唱已经澄清过了好吗?


三岁的刘能:你们真是的,我们gygg这么努力怎么可能假唱!这图一看就是PS的。这次连累到了阿老师,给他道个歉@阿杰729


四岁的毛猴:楼上别是智障吧!没事艾特我们阿老师干什么?配音演员容易吗?你们gygg念数字对口型也就算了,连被撕都要带上配音演员,天理何在啊!


五岁的nei香鸡胸肉:楼上你才是有毒吧,这个ID怎么看都像是自说自话。


奶总的LOFTER小秘书3号:我看楼上三个都是一个人的账号!你们顾昀的粉丝就这么闲吗?纯路人,忍无可忍了。Nc粉尬吹粉漫天素质也搞不到哪儿去,以前还追过李顾CP,现在搞得我想脱粉……


六岁的爱新觉罗叉溪回复奶总的LOFTER小秘书3号:你脱粉啊,谁拦着你了,用得着在这儿戏精吗?


 


 


混血小甜心·庚宝


虽然没有被邀请!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说两句!!!


我们顾昀哥哥那么那么好!想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滑滑梯啊啊啊啊啊!!!!


我就奇了怪了!电视剧用个配音怎么了???那能证明我们顾昀哥哥台词不好吗?我们顾昀哥哥好歹也是科班出身好吧!和沈老师是同班同学呢!而且用配音的那么多,又不止我们一个,就你们说的阿姓男子,拎一临能数出来半个娱乐圈好吧。mdzs的wwx、lyzzr的bq,还有qzgs的yx不也用阿姓男子配音了吗?人家不是照样拿影帝?为什么别人能用配音我们就不行!


还有晚会的假唱,那yx的《信仰》不是也7012年火遍全国了吗?他不是也用的假唱。为了演出效果用下假唱怎么了,我们顾昀哥哥一天晚上飞四个卫视他难道不累吗?如果嗓子哑了唱破音了怎么办,还不是为了观众好?


别以为我们都不知道,你们ljh就不假唱了?你们ljh不但假唱,还抄袭呢!ljh上个月参加《中国有嘻哈哈哈哈哈嗝儿》的时候给学院写的rap《我不是白豆腐》不就是抄袭徐长卿的《我不是霍建华》吗!而且连声音都一模一样!!!


至于子熹总diss人这件事,我们子熹说话拽就拽了,你们管得着吗?而且论拽,你们ljh不也很拽吗?当着大家的面就把那个什么教育专家陆必行骂的狗血淋头,而且你看zyl说话不是到处开车吗,不比子熹过分?


要我说,你们这些黑粉都是闲的,有空多去看看《杀破狼》洗洗眼睛吧,省的在这儿瞎叫唤。


 


赞同756    已感谢    收藏     评论10K


 


景天的景景天的天:卧槽?答主别是个疯狗吧!见到谁都乱咬?你们gygg假唱还尬演能别带着我家白豆腐吗?


是胡不是霍:神经病吧!关豆腐哥哥和静恒什么事啊!双粉真的很尴尬了,gy的粉丝都疯了么为了维护自己家的爱豆什么话都说得出来?


人格未分裂回复是胡不是霍:醒醒吧姑娘,你们#林静恒不雅视频#的热度消下去了吗就来diss别人?


鲁比行回复人格未分裂:那不叫不雅视频好不好,静恒哥哥和陆哥是公开过的好吗?人家是真CP微博天天发糖好吗?请问现在哪一对CP能甜得过陆林?


芒果椰子猴:楼上这么说我们镇魂女鬼就不服了,怎么陆林就是第一甜的CP了?当我们巍澜不存在是吗?


林帅的内裤回复芒果椰子猴:说巍澜甜的你是魔鬼吗?同学,请问你没有看镇魂电视剧的大结局吗?


芒果椰子猴回复林帅的内裤:编剧行为请勿上升真人,我们巍澜是很甜的。镇魂女鬼何在!


居老师的裤子:女鬼在此!


玫瑰花的刺:女鬼在此!


沈老师你别跑,我是云澜大王:女鬼在此!


我是沈面,夜尊的面:女鬼在此!


澜州拉面:女鬼在此!


我就是这个山头最帅气的猴儿:女鬼在此!


猎野人:女鬼在此!


汪叽汪叽我爱你:答主过分了吧,魔道配音怎么了,都很强的。阿老师不可爱吗?边江老师不帅吗?可爱多不好吃吗?不要带其他明星好吗?白起超帅!!!


荣耀:同意楼上。另外我们叶修是真唱,7012年元旦Q市卫视一口气没上来我们就没接上好吗?哪像你们顾昀,话筒拿反了还能唱歌


大漠孤烟弯回复荣耀:叶修在Q市唱不出来不是他的错,是我们韩队的错。另外SDD的梗有点儿老,人家也没真的拿反话筒好吧。


陆林话梅糖:嗯?我错过了什么!陆林的不雅视频在哪儿!请指路!!!我已经做好上车的准备了!


鲁比行回复陆林话梅糖:嘘!低调。www.nizhaobudao.com


陆林话梅糖回复鲁比行:谢谢老哥!!!


 


 


梳北北:


其实最大的黑点是和李旻的第三者插足吧。


如果不是李旻在背后支持,凭顾昀的实力当年怎么可能在《偶像101》得第三。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吧,片场打闹,据说顾昀还威胁导演加戏。两人一直暧昧不清,顾昀有个叫长庚的前男友,李旻前妻叫沈十六,但是在顾昀出道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和前任分手了,等于都是对方的小三。


然后就是唱歌和演戏作假这种事。前面有人科普过了,不再说。


我觉得实力无所谓,毕竟演戏、唱歌是天赋。但是插足人家家庭这种事实在太恶心了。


 


赞同10K  已感谢   已收藏 评论5901


 


奶香鹤腿肉:以下是我的一点点猜测。之前微博上有著名的狗崽名叫“雁回镇卓伟”的拍到了当红明星顾昀在温泉池与两个嫩模私会的照片,而后大梁文化董事长兼总裁李旻这时候突然闯了进去。由此可见,顾昀的私生活十分混乱,并不像一开始对外宣称的那样独善其身。而且据知情人士沈先生透露,顾昀私下与李旻的关系十分混乱,而且李旻的私人别墅名叫“故园”也就是“顾园”。据李旻的私人医生陈女士爆料,李旻在与沈十六离婚之后要么和顾昀住在北京市的安定侯府——房产登记顾昀的名字,可记者们拍到的却大多是李旻的身影;要么就是住在故园。这基本上可以实锤,顾昀就是李旻的秘密情人,并且可以推测出顾昀就是导致李旻离婚的直接因素。


梳北北回复奶香鹤腿肉:哦!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。之前李旻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被问到和顾昀的关系,那时候李旻说顾昀待他如兄如父!现在看来,俩人不仅是第三者插足,还是乱……


奶香鹤腿肉回复梳北北:嘘!不要声张,此贴可能会被删除。


哭哭雪:不是说拍到俩人在一起的视频了吗?怎么不放出来?你们该不会是造谣吧!肯定PS的。


葛娘子曹胖小:我就奇怪了,子熹到底得罪谁了让人买这么多水军黑他?


欧皇回复葛娘子曹胖小:并不是黑吧,娱乐圈是个大染缸,再纯粹的人进去之后出来也不能保证自己不被污染。有些人夜路走多了,总会遇上鬼,可能李旻就是那只鬼呢?而且当年火箭boys出来的人也都不怎么干净了吧。


山河锥回复欧皇:你什么意思啊?什么叫不干净啊?你要是黑顾昀就别带上团里的别人行吗?


欧皇回复山河锥: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啊?再说了我本来说的就是事实好不好。费渡大半夜跑人家骆闻舟家里干什么?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骆影帝是管二代?还有赵云澜干净到哪儿去了?还不是脱团了之后就傍上幽畜集团总裁沈巍了?而且,沈巍赵云澜的不雅视频可比林静恒、顾昀他们都多多了好吗?


陆林话梅糖回复欧皇:大佬!求你!把他们所有人的不雅视频都给我发个链接吧!


欧皇回复陆林话梅糖:……看到吧,这就是火箭boys的粉丝素质www.nihaishizhaobudao.com


 


 


 


两天之后,微博炸了:


 


 


@赵云澜V


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几两,你要?拿去。


@沈巍V


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
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点,血还是红的。用他护着你,我愿意。


 


@林静恒V:我不是早就同意了吗。


@陆必行V:你愿意和我一起吗?允许我用一枚戒指绑住你,在法律的规定下,把余生分一半给我那种。


 


@骆闻舟V:……准了。


@费渡V


未经允许,擅自特别喜欢你,不好意思了。


 


@西北一枝花-顾昀V


肉不肉麻……


我疼疼你【doge】【doge】【doge】


@李旻V


十六是你,顾昀是你,阿姓男子也是你。


没有欺骗,没有插足,就是简简单单在一起了。


只要你说一个字,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@西北一枝花-顾昀V


 @阿杰729:其实,我姓张……